2年时间造出5款机器人,傅盛和他的机器人公司做了什么?

3月21日晚水立方里,曾在两年前放出豪言说“即使倾家荡产也要完成做机器人梦想”的猎豹移动董事长傅盛,终于交出答卷。

猎豹移动和旗下AI公司猎户星空发布了自主研发的猎户机器人平台Orion OS,和五款全系列机器人产品,包括接待机器人豹小秘、零售机器人豹小贩、儿童陪伴机器人豹豹龙、小豹AI音箱和无人值守的咖啡店豹咖啡。目前,这些机器人产品已经和小米、SOHO中国和58同城等达成合作。

两年时间里,傅盛和他的猎豹遭受的质疑接踵而来:移动广告巨大红利期耗尽,猎豹在海外的广告收入增长遇到瓶颈;AI团队被前来恰谈合作的互联网公司直接挖角;已经拿出原型并且计划要去CES上惊艳全世界的机器人最终被砍掉……还有朋友问他干嘛这么折腾,不如把公司好好私有化回A股,也许还能身价暴涨。

“杀不死我的,必使我更强大。”傅盛这样回应。他还在现场怼起了现在机器人行业的各种炫技和demo产品,例如,一款在各大电视台频繁亮相的对答如流的AI机器人,其实和人工智能没有任何关系,后台是个真人在视频通话。这一回,傅盛说自己要做的,是“真有用”的机器人产品。

2年时间造出5款机器人,傅盛和他的机器人公司做了什么?

为什么做机器人?

从最初的金山毒霸,到另辟蹊径将工具类产品出海,再到转型内容,为什么猎豹又要去做机器人?

这和傅盛儿时的梦想有关。《铁臂阿童木》是他小时候最喜欢的一部动画,最后一集阿童木由于能量不够,时光穿越了,回不来,他的零件最后都坏了,快要告别这个世界的时候,当时的傅盛伤心地哭了。

“我多么希望每个人身边都有一个阿童木。都能有这样一个陪伴的人。他永远对你忠诚,永远给你快乐,永远能帮你,做到你可能都做不到的事情。”

时间拉回到2016年前。当一批聪明的中国创业者们正一头地扎进智能手机红海,那时的傅盛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在硅谷,我没有看到过一家创业公司还在做手机,大家都已经在研究发射火箭、医疗、VR等下一代技术。”

这一年,宅居贷,猎豹移动全球媒体开放日活动上,傅盛公布了猎豹对“未来”的布局:前期投入5000万美元(约合3.3亿元人民币),以独立投资的形式成立一家机器人公司猎户星空。

这种做法,一是为了降低整个猎豹体系的风险;二是傅盛反思追求安全感造成的问题。“还有一个就是我也不年轻了,如果还有一件事儿可以做的话,为什么不选难的一件事情试一把呢?”傅盛说。

2年时间造出5款机器人,傅盛和他的机器人公司做了什么?

不过,当机器人业务正准备展开的时候,猎豹首先遇到了挑战。猎豹在过去的几年当中,一度每年的收入复合增长率100%,但是在前年,移动广告巨大红利期耗尽,猎豹在海外的广告收入增长遇到瓶颈。

“我帮朋友忙去演讲,会有人说我不务正业。我太累了去跑步,也会有人质疑我太闲。我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当时很多个晚上我都喝醉了,我在想我是不是还要迎难而上?有朋友说,你干嘛折腾那么多事情,你把公司好好私有化,拿回A股,也许你的身价会涨很多。”傅盛回忆说。

说完这段话,傅盛在水立方一跃入水。

重新上场后的傅盛说,自己直到大学时候还不会游泳,也从来没请过游泳教练,全靠自己琢磨。“当你放下心中的恐惧去勇敢地面对,自然就会浮起来。”

四个挑战:跨界思维、人才、场景化、量产

从成立机器人公司到推出五款产品,猎户星空花了两年时间。

“我真正做机器人以后才理解什么叫跨界。”经历了多次跨界的傅盛在接受采访时说。

在丰满的理想面前,机器人的现状很骨感。机器人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机器人是由感知(耳+眼),认知决策(脑),自然交互(嘴)和行动(手+腿)四大能力的定义模型。机器人存在诸多的技术难点,传感器差距、深度学习仍在幼年、机械运动系统技术捅破缓慢,以及各系统存在协调困难等。

刷遍朋友圈的波士顿动力机器人在视频中双足行走,可以实现开门等功能,但在真实条件下,波士顿机器人能耗高、造价贵,不具备商业实用的条件;人类世界的第一个机器人公民索菲亚远未实现真正的量产,和用户的对话是事先准备好的脚本。

此前猎豹所擅长的技能都在工具App上,对于AI完全没有经验基础,要从零开始构建AI。“怎么进入AI体系化进行思考,去理解这个机会,进行跨界的整个重塑,可能是最大的挑战。因为,光靠AI的技术和算法并不能完成真正的落地,而真正理解应用和理解各种产品的人又未必理解AI。”

*风险提示
本站作为金融产品门户进行信息发布,不对任何投资人及/或任何交易提供任何担保,无论是明示、默示或法定的。本站提供的各种信息及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图表及超链接)仅供参考(如:历史或预期收益不代表实际收益),不作为任何法律文件,亦不构成任何邀约、投资建议或承诺,投资人应依其独立判断做出决策。投资人据此进行投资交易而产生的风险等后果请自行承担,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推荐阅读

说点什么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