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阻中国,高通并购恩智浦失败概率陡增

就在中美经贸纠纷进入不确定的阶段之时,两个看似与此无关的个案突然被抛到公众面前。

就在本周一,中国中兴公司被美商务部裁定7年禁止向美国企业购买敏感产品之后,周四,商务部时隔一年,首次对外披露美国高通公司(Qualcomm)并购恩智浦半导体公司(NXP)的反垄断审查实质性进展。

两个事件的抛出时点相当接近,引发诸多联想:一个是官方盖章历时2年多的旧案再次激活,而另一个则是审查一年未果后的重启。两件事情的后果看起来也都有相当影响力,中兴可能从此一蹶不振,而高通并购案不论是否通过,都会对半导体全行业造成深远影响。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19日回应第一财经记者提问时称,目前,商务部正在根据《反垄断法》的相关规定,依法对高通收购恩智浦股权案进行审查。由于该交易在行业内将产生深远影响,对市场竞争可能不利,调查机关需要花费大量时间调查取证和分析,并已就此交易向高通提出竞争关注,与高通就如何消除交易产生的不利影响进行磋商。

遇阻中国,高通并购恩智浦失败概率陡增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

美国亚太法学研究院执行院长、北京大学访问教授孙远钊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说,在当前的诡谲形势下,原本不应该有什么太大问题的却可能成为问题,宅居贷,这类比较高调的案件尤其容易被政治化,被拿出来作为中、美两国协商谈判的筹码。尤其是博通并购高通失败之后,加上中兴的案子,情况就变得更加复杂。

不确定的并购

时隔数年,这是高通第二次在中国面临反垄断监管,也是此项交易在全球面对的最后一道关卡。高通对恩智浦的收购需要得到全球9个国家和地区的批准,今年1月18日高通称,韩国与欧盟批准了此次交易。这意味着,仅剩中国反垄断机构未做决定。

不论如何,多位业内知情人士对第一财经预计,考虑到当前环境,不论从何种角度而言,这项并购的通过都不会容易。到底中美双方,谁在使用这样的“个案”作为筹码,来推进未来更广泛双边经贸谈判要价,已引发多方猜测。“在这个不确定的时代,谁也难说下一步是什么。”一位接近中美双边谈判的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感叹说。

高峰说,对于高通已经提出的救济措施方案,调查机关进行的市场测试初步反馈认为,高通方案难以解决相关市场竞争问题。4月16日,高通申请撤回申报,并已重新申报。我们将继续按照《反垄断法》规定,依法公开、公平、公正地做好该交易的反垄断审查工作。

遇阻中国,高通并购恩智浦失败概率陡增

第一财经记者郭丽琴在商务部新闻发布会上提问

中国最新通过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将多年来分散在商务部、发改委、工商总局的反垄断执法机构合并,统一归属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这让原本已送交商务部审查一年多的高通并购案走向,更增添了一层不确定性。

高通相关负责人此前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证实,该审查已经提交了一年,本周一是上次审查的截止日期。他说,“这种情况很多,审查期内双方没能就所有问题达成一致,是个审查加谈判的过程。”

2016年10月,高通原本期望以创纪录的380亿美元将恩智浦收入囊中,不料收购价却在各方压力下水涨船高,达到440亿美元。这笔并购交易对高通具有极高的战略意义和吸引力,不仅将增强高通在5G技术领域的领导力,推动高通业务多元化,减轻对智能手机的依赖,以进军汽车、安防等行业,还能加强其抵御博通(Broadcom)等相关方敌意收购的能力。

前述高通相关人士指出,中兴是高通的大客户,这次美国处罚中兴,高通也因此受到直接伤害。

有知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称,中兴占据高通6%~10%的出货量,制裁一旦执行,将对高通自身业务产生较大影响。高通是中兴智能手机的主要芯片供应商之一。市场调研公司IHS Markit提供的数据显示,中兴去年的智能手机出货量约为4640万部。Canalys的统计数据显示,该公司近年来已不再是中国十大智能手机制造商之一。但在美国智能手机市场,中兴是排在苹果、三星和LG之后的第四大智能手机制造商,去年的市场份额为11.2%。

3月12日,经过三轮出价和清理董事会的反复较量,博通对高通总计1420亿美元的恶意收购,最终被美国总统特朗普以国家安全为由终止了动议。一个普遍的疑问是,如果特朗普能以国家安全名义叫停“通通合并”,中国为何不能以类似的理由叫停同样对产业影响巨大的高通收购恩智浦?

*风险提示
本站作为金融产品门户进行信息发布,不对任何投资人及/或任何交易提供任何担保,无论是明示、默示或法定的。本站提供的各种信息及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图表及超链接)仅供参考(如:历史或预期收益不代表实际收益),不作为任何法律文件,亦不构成任何邀约、投资建议或承诺,投资人应依其独立判断做出决策。投资人据此进行投资交易而产生的风险等后果请自行承担,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说点什么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